“春甜学院”抹除招牌被曝后仍在招生 以证书为噱头

“春甜学院”抹除招牌被曝后仍在招生 以证书为噱头
“春甜学院”抹除招牌被曝光后仍在招生新京报11月18日刊发“记者卧底美牙两天速成班”的查询报导。  11月18日,新京报以《记者卧底美牙两天速成班:学员结业分不清药水照拿“资质”》为题刊发报导。在暗访查询过程中,新京报记者参与了一家名为春甜学院的美牙训练组织的速成班,短短两天的训练后,美牙训练班内连各类药水还没有记清楚的学员,就经过“结业考试”了,得到训练组织颁布的“尖端资质证书”。  在查询中,新京报记者发现跟着近年来美牙商场的展开,许多组织瞄上美牙训练职业,构成美牙训练到资料营销的完好产业链,其间许多组织声称“零根底”“两天速成”,且颁布相应资质证书,以“年入百万”的广告语招引学员。  报导刊发后,朝阳区卫生监督所一工作人员称,要查办该训练组织触及多个部分,由三间房乡政府统筹,卫生、商场监管、安监、城管等部分联合对春甜教育训练组织展开监督查看。  【回访】   训练以“职业尖端证书”为噱头招生  12月29日,记者来到春甜学院的地址,发现门口“春甜世界教育”的字样已被去除。进入这家训练组织的内部,设备安置改变不大,一楼展现着很多荣誉和证书,二楼有供学员住宿的上下铺宿舍,三楼则是展开美牙训练的教室。记者来到三楼时,正有一名学员在承受一对一的美牙训练。该组织的工作人员介绍,为期两天的美牙训练班正在吸引学生。  “一次学习,两份职业尖端资质证书在手”,春甜学院吸引学员的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,参与短短两天的美牙训练班,就可以取得职业尖端的资质证书,一份是公司颁布的,一份是韩国世界美容协会颁布的。  该工作人员向记者出示了一份韩国证书的样证,证书信息均为韩文,翻译过来为“韩国世界美容协会,美容资历认证证书”,“参与了在韩国世界美容协会进行的纳米牙齿雕琢技能教育,已经过”等信息。可是,工作人员表明两天训练均在北京完结,地址与此前记者卧底的地址共同。  “正好过年前还有一期”,春甜的工作人员称,美牙训练每月有9、10号和24、25号两期课程,现在还有限时活动1000元定金送美牙机器。该工作人员给记者发来美牙机器和器械的图片,与此前记者卧底训练期间的美牙机器和器械外观共同。  在此前记者的查询中,记者拆开美牙仪发现,仪器箱内有脚踏、吸唾体系、固化机等器件,箱子中部用一块粗陋的木板离隔,木板上还贴着塑料薄膜,仪器箱下部散落着电机、电线以及储水用的水瓶,而这个水瓶是一个撕掉标签的饮料瓶,靠近还可闻到残留的酸奶味。装满各类器件的“牙材大礼包”中,部分器件无任何标识及相关编号。  工作人员称美牙无需相关医疗资质  北京市朝阳区卫健委一工作人员告知记者,牙齿浮雕的贴面、贴片技能归于医疗等级,想要从事相关服务的组织有必要持有卫生健康行政部分核发的《医疗组织执业许可证》,医师应具有《医师执业证书》等相关医学资质,护理应具有《护理执业证书》等相关医学资质,且场所卫生环境、消毒状况均要到达相关要求。  12月29日,记者问询春甜学院担任吸引学员的工作人员,从事美牙是否需求相关医疗资质,对方称不需求相关医疗资质,“咱们这仅仅美容,不是医疗。”此前,当记者向其提及是否知道贴面、贴片等美牙项目归于医疗等级时,对方称不清楚,“我便是个做美容的,文化水平有限,咱们便是这样学来的,也就这么教。”  一名从事口腔医疗数年的医师告知记者,短期训练“美牙”有危险。“他们许多是用各种听不懂的名头来做噱头,可是牙齿做成什么姿态,彻底取决于这人手工怎么样,有的人做完贴面,连牙缝都没有了。”  新京报记者发现除了春甜学院外,还有很多良莠不齐的美牙训练班存在,大多以短期训练颁布证书为噱头,还有组织卖美牙仪,赠送美牙教程。  新京报记者 陈奕凯 李凯祥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